<output id="iu7ml"><ruby id="iu7ml"></ruby></output>
  • <tt id="iu7ml"></tt>
    1. <small id="iu7ml"></small>

    1. <mark id="iu7ml"><u id="iu7ml"><dl id="iu7ml"></dl></u></mark>

        媒體聚焦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正文

        廣電行業關注哪些修法問題

        2018-03-19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2017年5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啟動了《著作權法》實施26年來的首次全國性執法檢查,并于10月通過了檢查報告。報告建議加快推進《著作權法》的修訂工作。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版權局)配合國務院法制辦對《著作權法》的條款進行逐條討論,最后達成共識:加快推進,求同存異,集中解決目前存在的突出問題。11月,形成修改稿后定向征求權利人的意見和建議,引起了業界的高度關注。2018年1月,中廣聯合會電視版權委員會、中國攝影家協會與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分別組織相關行業權利人對修改稿進行討論,希望能加快推進修法進程。

            隨著《著作權法(修訂草案送審稿修改稿)》的形成,國務院法制辦采取定向征求各界意見的做法,希望能更全面、更快、更有效地得到各界權利人的意見和建議,從而加快修法進程。

            今年1月中旬,中廣聯合會電視版權委員會組織全國廣電行業代表,共同就《著作權法(修訂草案送審稿修改稿)》中涉及廣電行業的幾個問題進行討論。

            問題一: 是否應取消 “錄像制品”名稱

            修改稿第3條第6款中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修改為視聽作品。

            對此,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胡開忠分析認為,這一概念具有三個特點:一是此類作品具有獨創性;二是采取了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完成;三是既有聲音又有圖像。應當說,這一修訂符合國際著作權法的修法趨勢。當前,俄羅斯、法國、西班牙等國在修訂著作權法時都采用了該術語,既簡潔又能反映此類作品的特點。

            但大家也發現,修改稿第9條、第38條、第41條等條文依然保留了“錄音錄像制品”這個名稱。對此,胡開忠特別談道,在《視聽表演北京條約》制定之前,錄音錄像制品僅在我國《著作權法》中存在,其他國家一般使用“唱片”這一術語。錄音錄像制品應具有三個特點:一是此類對象一般不具有獨創性,僅指對音像表演活動的機械錄制;二是此類作品在完成時主要是錄制行為,不像拍電影那樣過程很復雜,一般沒有導演指導;三是錄音錄像制品既有聲音又有圖像。

            而上海廣播電視臺版權資產中心副主任姚嵐秋則贊成保留錄像制品,而不是統一歸納到視聽作品。他認為,若不論獨創性高低,均劃入視聽作品,各大網絡媒體、制作公司等制作的帶有畫面內容的作品也能歸入視聽作品,電視臺在使用的時候會面臨需要獲得更多許可的問題。

            對這個問題,電視版權委員會則建議,給予錄像制品制作者等同于視聽作品的著作財產權保護。原因是在近年來我國的司法實踐中,因為缺乏統一而清晰的獨創性標準,如何區分視聽類智力成果是“制品”還是“作品”往往會產生巨大爭議。如若保留“錄像制品”,仍可能因為視聽作品和錄像制品之間的界限不清而將綜藝節目、體育賽事節目、新聞節目等認定為“錄像制品”,在當前網絡盜版盜播情況嚴峻的形勢下,將會導致相關權利人版權保護上的利益失衡。況且參照國外立法,也很少有給予錄像制品鄰接權保護的立法例。

            問題二: 廣播權是否涵蓋互聯網的問題

            現行《著作權法》第10條第11項對廣播權的解釋為“以無線方式公開廣播或者傳播作品,以有線傳播或者轉播的方式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以及通過擴音器或者其他傳送符號、聲音、圖像的類似工具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的權利”,而修改稿則將其解釋為“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公開播放或者轉播作品,以及通過擴音器或者其他傳送符號、聲音、圖像的類似工具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的權利”。

            對此,胡開忠認為,將廣播的方式從無線廣播擴大到有線廣播,確實符合了技術發展的要求。但很多人也提出,有些網站不經版權人的許可而在固定的時間向公眾傳播作品,對于這種行為,很難以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來追究其責任,因為這不屬于“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行為。

            對于這種行為,胡開忠解釋,根據修改稿的規定,著作權人不能以侵犯廣播權為由來追究網站未經許可而定時播放作品的行為,這樣在立法上就留下了真空。要填補這一真空,有三種處理方法:一是在修改稿中增加著作權人的“播放權”的規定,即著作權人享有的播放或許可網站或其他主體來播放作品的權利;二是在司法實踐中以侵犯著作權人的“其他權利”來追究非法網站的責任;三是將廣播權修改為“以有線、無線或者網絡方式公開播放或者轉播作品,以及通過擴音器或者其他傳送符號、聲音、圖像的類似工具向公眾傳播廣播的作品的權利”,即明確將網絡播放作品的行為視為廣播行為,但這間接承認了網站為廣播組織的一種,與《廣播組織條約》的做法不一致。

            而電視版權委員會則建議,在法律頒布同時應進一步解釋和明確“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涵蓋互聯網。理由是根據修改稿第11條12款信息網絡傳播權的定義,信息網絡傳播權即“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權利”。而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保護顯然應涵蓋互聯網。同一部法律中對相同的表述應做相同的理解,因此,希望本修改稿在頒布時能夠明確廣播權中的“有線或無線方式”應理解為包括互聯網環境下的播放和/或轉播。

            另外,他們還提出,作者擁有互聯網環境下的“廣播權”并不能默認或間接承認行使廣播權的網站也歸于《著作權法》下廣播組織權的主體,即所謂“網播組織”。根據WIPO《保護廣播組織條約》最新文本的規定以及我國立場,目前廣播組織權保護并不包括“網播組織”。

            問題三: 明晰時事新聞與新聞作品之間區別問題

            修改稿第6條第2款明確規定《著作權法》不適用于“時事新聞”,對此,大家認為這一規定存在不妥之處。

            胡開忠分析認為,首先,關于時事新聞的內涵與外延,理論上存在爭議,司法實踐中也產生了適用上的困惑。各地法院的判決結果有所不同,例如,在上海弓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北京美尚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侵犯著作財產權糾紛案中,原告訴稱被告所屬的網站未經許可登載了涉案作品構成侵權。而被告辯稱,自己使用涉案照片是從搜狐新浪上轉載而來,并未通過使用照片獲得商業利益,因此不構成侵權。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認定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而在上海弓禾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訴沈姝麗侵犯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中,原告訴稱被告的網站未經授權使用了涉案作品構成侵權。被告辯稱其轉載的對象來源于新浪網的時事新聞,不構成侵權。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轉載的對象是來源于新浪網的一段由新聞文字和6幅照片共同組成的時事新聞報道,由于時事新聞不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因此,被告的轉載行為不構成侵權。

            上述兩個同類型糾紛案件,兩地的判決卻不一致,其原因是司法實踐中人們對于時事新聞是否包含新聞照片、圖片等事實消息,以及是否考慮到采編等問題理解不一。因此,有必要厘清時事新聞的內涵與外延,以便更好地處理實踐中的問題。

            對此,電視版權委員會建議,應將第6條第2款修改為“消息類時事新聞”。理由是基于目前網絡傳播領域中,存在著通過未經授權的轉載、盜播、碎片化等方式大量使用電視臺新聞節目的現象。而現行《著作權法》第5條第2款以及《修改稿》第6條第2款中采“時事新聞”極易引發公眾甚至部分法律人士的誤解,誤認為以“時事新聞”為內容的所有“新聞作品”均不受《著作權法》保護。雖然現行《著作權法實施條例》對“時事新聞”已作出定義,但因為文字有歧義,仍不足以讓公眾及司法部門明晰“時事新聞”與“新聞作品”之間的區別。而《伯爾尼公約》強制性規范的也只是不保護“單純消息報道性質的日常新聞或各種事實”。

            問題四: 是否向錄音制作者付酬的問題

            修改稿第45條增加了向錄音制作者付酬的規定:“廣播電臺、電視臺播放已經出版的錄音制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和錄音制作者許可,但應當支付報酬。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睋Q言之,廣播組織播放錄音制品參照法定許可使用的規定執行。

            對此,電視版權委員會建議恢復現行《著作權法》第44條規定:“廣播電臺、電視臺播放已經出版的錄音制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但應當支付報酬。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具體辦法由國務院規定?!?br />
            主要理由,首先是錄音制作者并無廣播權。電視版權委員會認為,法定許可應有一個前提,即法律規定權利人享有某一項專有權利。對權利進行限制的前提是有權利的存在。同理,在沒有為錄音制作者規定廣播權的情況下,也不應規定錄音制作者的獲得報酬權。其次,國際條約并無要求各成員國必須保護錄音制作者的此項權利。由于我國的廣播電臺、電視臺(廣播組織)與美、歐等西方國家有著較大的區別。在歐美國家,廣播電臺、電視臺往往屬于純商業運營機構,而我國廣播電臺、電視臺是黨和政府的喉舌,負有較大的社會公益職能,承擔著重要的宣傳任務,因此,在承擔付費義務上不能簡單照搬歐美國家的立法經驗。另外,目前我國廣播電臺、電視臺正面臨經營轉型,經費比較困難,特別是邊遠地區的電臺、電視臺經濟上非常困難,如果再要求其向錄音制作者付酬,很可能雪上加霜,加重經營困境。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18-02-01

        上海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