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iu7ml"><ruby id="iu7ml"></ruby></output>
  • <tt id="iu7ml"></tt>
    1. <small id="iu7ml"></small>

    1. <mark id="iu7ml"><u id="iu7ml"><dl id="iu7ml"></dl></u></mark>

        媒體聚焦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 正文

        經典教材是怎樣煉成的?

        2018-03-19  

        來源: 出版商務周報 

            編者按:今年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簡稱“人教社”)和日本光村圖書出版株式會社合作編寫的《中日交流標準日本語》(簡稱《標日》)出版的第30個年頭。從1988年誕生至今,這套現象級日語教材的發行量超過了1000萬套,成為千千萬萬日語學習者的必備寶典,更架起了中日文化交流的橋梁。同人教社一樣,不少出版機構都曾推出過質量過硬、影響廣泛的經典教材,本期專題聚焦這些成為數代學子心中不朽回憶的經典教材,以期為出版機構提升教材編寫質量提供參考。

            教材,是學科的靈魂,是課堂的劇本,是教學大綱的具體體現。教材的編寫與出版,代表著各個學科的前沿研究成果,也彰顯著各學科的教學水平,是不同時期教學改革的風向標。以高校教材為例,有數據顯示,2005-2015年,高等學校教材的品種規??焖僭鲩L,2007年全國共出版高校教材33525種,2013年達到82105種。在整個教育類圖書中,教材的品種規模在2005-2015年間近乎翻了一番。伴隨著十余年來教材市場近乎野蠻式的擴張與增長,不可否認的是,教材市場面臨著盜版復印猖獗,內容拼湊抄襲現象嚴重,質量口碑明顯下跌等問題;同時,與出版學術專著相比,教材編寫似乎門檻較低,成了人人都能涉足的領域。

            如今,站在龐雜的教材市場面前,越來越多的師生開始尋求經典的力量。在知乎等線上社區,不斷有人提出關于推選各學科經典教材的問題?;赝^去幾十年的教材建設歷程,的確存在很多喚起一代代學子求學回憶,體現時代印記,成為各科教材編寫范例的經典教材。

            是誰在歷史長河中熠熠生輝?

            經典,是具有典范性、權威性、經久不衰的傳世之作;是歷史選擇出的最能代表本行業精髓的作品。如今能夠稱之為經典的教材,是伴隨著我國教育事業發展不斷迭代更新,經歷過多次教育改革洗禮,在一代代師生的口碑中成就的。

            我國經典教材的發展軌跡,基本與教育事業的發展脈絡相一致。以高等教育為例,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高等教育執行全國統一的教學計劃,遵循統一編制的教學大綱,當時的教材大多以翻譯引進為主;1955年前后,教育部組織專家學者陸續開始編輯出版我國自己的大中專教材;1977年以后,伴隨著高等教育的快速發展,高校教材發展由慢轉快,僅1978-1981年的3年時間里,就編輯出版了2149種教材;進入20世紀80年代后,教材編寫更是進入了爆發期,現如今很多仍在使用的經典教材,都是在這一時期誕生的。

            根據課程類別,經典教材主要分為以下幾類:

            第一類,早期中外合作編寫的語言類教材,如《新概念英語》《標日》等,且編輯出版的初衷并非針對高校課堂。其中,《標日》是一套“專門為中國人自學日語設計的教材”,希望讀者在沒有教師的情況下能夠系統地學到標準、純正的現代日語。1988年首次出版后,由于滿足了讀者需求,迅速躥紅,至今發行量達1000多萬冊,各冊《標日》對應的標日電子書App注冊用戶超過237萬人,也成為很多高校第二外語課堂的必備書目。

            紅透大江南北的英語經典教材《新概念英語》(1-4冊)難度循序漸進,從義務教育到高等教育,幾乎成為所有英語學習者的“必備寶典”。原版《New concept English》是由英國著名教育家亞歷山大(L.G.Alexander)于1967年推出的;1997年,在時任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簡稱“外研社”)社長李朋義的不懈努力下,該書正式落戶外研社,并由亞歷山大親自進行了30年來全球唯一一次正式修訂,四冊一套的經典之作沿用至今,成為外研社一大品牌產品。

            第二類,高?;A課程教材,如《大學語文》《高等數學》等。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簡稱“華東師大社”)于1981年7月首版發行的《大學語文》已修訂再版至第10版,作為新中國第一本大學語文教材,目前累計印數達到千萬冊。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同濟大學數學系編寫的《高等數學》,作為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本科國家級規劃教材,稱得上是讓數代大學生“揮淚”的經典之作。同樣是普通高等教育“十二五”本科國家級規劃教材,外研社的《新視野大學英語》首次出版于2000年,全國十幾所重點院校的專家教授參加編寫,憑借先進的教學理念、完備的教材體系、豐富的主題內容,不僅成為高校公共英語課的首選教材之一,也為外研社打下了大學英語市場的“半壁江山”。

            第三類,高校專業課教材,包括翻譯引進的海外經典之作,也包括國內知名學者自主研發編寫的經典教材。在引進方面,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保羅·薩繆爾森所著的《經濟學》是一本影響了全球幾代人的經濟學經典教材。1964年,商務印書館首次出版了《經濟學》,自此,這本經濟學開啟了它在中國54年的經典之路,深刻影響了中國老中青三代經濟學家。此外,還有各高校心理學專業入門教材及輔導用書《心理學應用與生活》,這是世界著名心理學家菲利普·津巴多的扛鼎之作,由北京大學心理學系20位教授聯袂翻譯。英文版教材首版于20世紀30年代出版,中譯本于2003年問世,由人民郵電出版社出版。

            國內學者自主研發編寫的經典教材大多首版發行于上世紀80年代。北京大學出版社出版的現代文學課程使用的《中國現代文學三十年》、語言學課程使用的《語音學教程》、經濟學課程使用的《經濟學原理》等均為各自學科領域的經典教材。

            同樣是在人文社科領域,人教社在1980年出版了王道俊領銜主編的《教育學》,至今已近40年,合計發行700多萬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的《西方經濟學》1996年出版至今,總銷量超過千萬冊,成為國內主流西方經濟學教科書之一。

            在信息技術與自然科學等領域,清華大學出版社(簡稱“清華社”)自1980年成立以來,推出了一大批計算機類圖書。其中,清華大學計算機系教授嚴蔚敏等編著的《數據結構》首次出版于1987年,為當時高校計算機專業課程的起步和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目前累計發行量超過400萬冊。中國電力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發電廠電氣部分》,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簡稱“華中出版”)1984年出版的《機械工程控制基礎》等,都誕生于教材建設的黃金期,數十年歷久彌新,成為很多大學生“劃過重點”“熬過通宵”,甚至看到就“想哭”的經典教材。

            經典大旗憑什么數十年屹立?

            在教材市場從“藍?!弊兂伞凹t?!钡氖嗄昀?,新教材出版了一茬又一茬,但經典教材始終屹立在高校課堂里,成為一屆又一屆畢業生的回憶。它們為什么能暢銷不衰?又憑什么被奉為傳世經典?

            首先,是站在學科前沿,填補領域空白。目前,國內的教材多數出自大學出版社、教育出版社及專業出版社,大學出版社的學術與教材出版特色往往與其母體大學的學科優勢相一致。如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科歷來在全國各大高校中名列前茅,在2017年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公布的全國第四輪學科評估結果中獲評A+,清華社自建社之日起就有效利用了清華大學在該學科凝聚的豐富研究成果,并通過教材編寫惠及全國。上海交通大學的船舶與海洋工程學科在國內首屈一指,更在2017年“軟科世界一流學科排名”中名列世界第一,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簡稱“上海交大社”)組織本校該專業的一線教師,于2003年底編寫出版了《船舶原理》(上下冊),截至目前印刷總量已突破10萬冊。北理工社打造的經典教材《人機工程學》是我國第一本人機工程學教材,填補了國內人機工程學領域的教材空白。

            而專業出版社打造的經典教材,也大多是由在該領域學科優勢明顯的高校組織編寫。如中國水利水電出版社(簡稱“水利水電社”)出版的《工程水文學》,主編單位為河海大學,在2012年教育部組織的學科評估中,該校水利工程學科排名第一。中國電力出版社(簡稱“電力社”)的《發電廠電氣部分》則是由華中科技大學、華北電力大學、四川大學共同編寫,教材所面向的電氣工程及其自動化專業均是三所高校的傳統優勢專業。

            其次,是過硬的品質,即科學的內容及系統的知識結構。據華中出版機械分社社長俞道凱介紹,《機械工程控制基礎》作為一門技術基礎的教材,力求在闡明“機械工程控制論”的基本概念、基本知識與基本方法的基礎上,緊密結合機械制造工程實際,加強數理基礎與專業知識之間的聯系。上海交大社副總編輯馮愈表示,在《船舶原理》(上下冊)編寫前,曾根據當時《面向21世紀教學內容和課程體系的改革計劃》,重新組合了整個專業的課程體系。

            人教社日語編輯室唐磊也表示,《標日》的暢銷與其過硬的內容質量密不可分——從課文板塊設置到內容講解,均為解決自學者的學習困難而精心設計;在課程設置上采取由淺至深、循序漸進的方式。這些都成為《標日》靠口碑傳播的基礎。

            知名學者朱曉進在評價北大社《中國現代文學三十年》時也表示:“全書的立足點是為現代文學史的教學提供基本事實和發展線索,而更進一步的理論總結與概況則留給本教材使用者在教學過程中完成,給任課教師更多的發揮空間?!?/p>

            最后,離不開工匠精神的代代傳承。上世紀70-90年代,有那樣一批專家和學者,他們真心希望用知識改變教育,用科技與文化興國,把一身所學付諸筆端;數十年來,也有這樣幾代編輯,將打磨經典看作一件光榮而神圣的事情,一字一句,肩負起傳承的使命。華東師大社《大學語文》第1版至今的主編徐中玉先生今年已102歲高齡;華東師大社社長王焰是該教材第7版、第8版的編輯之一;華東師大社編輯范耀華是該教材第10版責編,也是最年輕的一位。誕生于上世紀70、80年代的經典教材,作者或參與教材初版編寫工作的編輯已經年邁甚至辭世,經典的延續還要依靠后來人。正如薩繆爾森《經濟學》中國版權獨家代理公司新曲線總經理劉力所言:“面對這樣的經典,首先要心懷敬畏,才能在接下來的編輯出版過程中慎之又慎,精益求精?!?/p>

            除舊納新形成可持續發展

            經典已經鑄就,時代一直變遷。國家不斷推進教育教學改革,我國各個學科的科研成果日新月異,即使是純理論性的教材,也需要與當下最前沿的研究成果相結合。這些在數十年前曾引領某一學科發展潮流的經典之作,要如何保持長盛不衰?

            首先,編寫者與出版方要時刻站在學科前沿,結合學科最新研究成果,對教材進行及時修訂。據清華社《數據結構》責任編輯白立軍介紹,計算機技術發展速度較快,迭代更新頻繁。嚴蔚敏所著的《數據結構》一書,1987年出版時為PASCAL版;1991年修訂時根據讀者需求,對87版的數據結構進行了修訂,增加了“抽象數據類型的概念和實現方法”“靜態查找表”等內容,但仍以PASCAL為描述語言;此后不久,C語言盛行,于是清華社于1997年推出了《數據結構(C語言版)》,目前,PASCAL語言已經被主流應用場景淘汰。

            可見,結合學科發展情況對權威教材進行“除舊納新”,是經典“保鮮”的不二法則。華中出版的《機械工程控制基礎》歷經34年,更新了7個版本,每一次修訂都要傾聽讀者的聲音。據俞道凱介紹,特別是2011年7月,華中出版專門邀請使用《機械工程控制基礎》教材的十幾所兄弟院校教師進行了一次座談會,征求他們對教材的意見,并反饋給作者,因此該教材的第六版做出了很大改動,力求幫助讀者完整學習系統設計的初步知識。也是由于及時聽取讀者建議,為改善習題量巨大給任課老師批改作業帶來困難的情況,華中出版組織作者編寫的配套教材《機械工程控制基礎學習輔導與題解》同步出版,深受歡迎。

            作為一部語言教材,實用性至關重要?!稑巳铡芬苍跀荡涡抻啴斨?,不斷融入并更新語言材料,盡可能體現時代特點,讓學習者適應真實的語言環境。

            其次,教材建設需要積極應對數字教育的變革,從教學一線的需求出發,利用新技術,為教材使用者提供便利。

            北理工社編輯李丁一認為,社會上大多數的數字教育對當前高校課程與教學的覆蓋度與契合度仍然有待提升,數字教育更多反應在中小學教學需求上。而高等教育自身有著嚴格、縝密的教學計劃與教學特點,人才培養方案也經過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沉淀、積累與改革,一般不會輕易變化。但他也指出:“數字教育本身尚未對高等教育的教材產生根本性影響,但數字教育的一些呈現方式和手段已經開始影響了高校教材,比如信息化、新形態教材的出現?!北崩砉ど缫查_始著手將信息化、新形態方面的創新融入到傳統的教材建設中去,如在教材中加入二維碼,鏈接微課視頻、動畫演示視頻、習題、拓展閱讀、圖片等內容;還對重新規劃的系列套系建設立體化的配套資源,利用互聯網平臺與網絡技術手段實現信息化、新形態教材的建設,為高等教育教材建設提供新思路與新方法。

            水利水電社“行水云課”水利教育平臺已將《工程水文學》納入數字教材重點研發項目,并擬于2018年正式推出與紙質教材配套的數字教材和相關數字資源。電力社也著手對《發電廠電氣部分》進行數字化資源建設,資源種類包括習題庫、模式試卷、全景演示、讀者圈、作者問答等,預計2018年下半年起陸續上線。

            最后,教育教學不能只依靠經典,出版機構也不該止步于經典,以既有經典為標桿,打造下一部經典,教材市場才能形成可持續發展的良性循環。在這個知識飛速增長和更新的時代,我們一方面禮敬經典,希望這些傳世佳作能夠歷久彌新;另一方面,面對教材建設速度落后于學科發展速度的現狀,以及教材品種繁多、質量良莠不齊等問題,我們由衷地期待能涌現出更多的高品質教材,為經典教材的隊伍注入新鮮血液。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2018年03月16日

        上海福彩